00's Adventure

用问题对话虚无 —— HackYourself 大哉问系列

我们自己虚构了一些问题,然后又炮制了一些答案。

——西蒙娜·德·波伏娃 「人都是要死的」

经过低产的一年,HackYourself 准备恢复(双)周更的频率。

欢迎围观 00 的新坑:大哉问系列。

什么是「大哉问」?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论语 八佾篇第三

大哉问(据说)出自论语,意思是「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问题」、「你的问题意义重大啊」。

这会是一个自问自答的系列。正如「学什么」比「怎么学」更重要,「问什么问题」比「如何回答」更重要。在之前的读书会尝试过「以问题驱动」的读书法,效果不错。加上之前有过「问题作为人生地图」的思考,所以有了大哉问系列的想法。

人生的种种困惑、迷茫、无力、混沌,只会随着复杂度指数上升的世界而加重。用问题作为线索,与趋于无序、混乱的环境展开对话,也许是一条通幽的小径吧。

为什么要多问好问题?

为什么与问人类如何作出好决策相比,我们更不愿意问人类如何找到好目标?——马奇

人生好像总是有无穷的问题等待解决。

问题永远解决不完,这其实不是困扰。真正会造成困扰的,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要解答哪些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自主选择。用主动的姿态去探索问题,更是一种选择。

管理大师马奇的发问提醒我们,好问题多么可贵 —— 跟解决方案(决策)相比,更稀缺的是问对的问题(目标)。

最大化资源配置

先用一个功利的视角来解读。

多问好问题的隐含前提是:人的寿命太短,精力太宝贵

每一个问题都可能是时间和精力的黑洞,如果我们自己不选择要面对、要解答的问题,马上就会被一大堆问题塞满——它们可能来自雇佣你、跟你做时间交易的 boss,来自无数生命力顽强的模因(Meme),来自无孔不入想让你做出购买决策的广告,来自不停侵犯个人边界的重要或不重要的他人,来自其实与你完全无关但是能逗乐大脑的垃圾信息……

如果把精力和注意力比作可以调动的资源,在滔天的信息洪流之中,我们脑子里工作记忆这一丁点儿资源,实在太过贫乏,必需得像个守财奴一样死死守护它。

资源配置的目的,无非是更好地转化为产出、达成目标。在这里,「目标」是一个大坑。每个人看似都在为生活奔忙,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扪心自问:我每天到底都在干嘛?

嗯,我到底在干嘛 —— 也是一个问题。

如果能经常自己给自己设定问题,作为「产出/目的」的重要记录和反馈,并且有意识地、主动尝试着寻找答案,「精力」这笔账是不是就没那么糊涂?

构筑意义,抵抗无序和虚无

再来切换一个不那么功利的视角。

人生本无意义。不停追问意义,这大概是人的生理缺陷。

意义无法按图索骥找到,也不能靠机缘偶遇,而是一点一点提炼和构筑出来的。

让好问题成为人生线索,通过经常追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会更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看重什么、被什么打动、受什么困扰。这也是打磨三观,寻找意义和自我的过程。

What Do I Stand For?

我为谁(什么)代言??这是绝对不能交给他人来回答的问题。

面对这种终极问题,谁不想回避呢?学校也从来不教该如何解答这些问题。可是它们就是阴魂不散啊,似乎每一次逃避,都往虚无多走了一步。到底有没对错?应该坚持什么?每天的所作所为何以为继?

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宿命般的终点:无序。要用有限的生命和稀缺的注意力对抗无序,可能真的没有太多办法,我会试着用问题编制「有序」的骨架,用沉浸和心流附着成为「有序」的血肉

在问题的牵引之下,希望我们都能迭代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交出人生答卷。当然,给自己设计人生问卷,更为重要。

留下一些有趣的痕迹

既然问出了问题,总是会试着去思考、试验、回答。有趣的问题,会激发行动,聚集同好。

如果一直只是做一个思想和内容消费者,似乎也不太有意思,为什么不留下一些痕迹呢?

如果能把这些问题的思考、迭代过程记录下来,大概也是对自己一个很好的交待吧?

什么是好问题?

这本身就是个需要迭代思考的好问题。

如果只是为了装 x,很容易问出一些「终极问题」,比如「美是什么?」

在维特根斯坦看来,这些问题本身不成为问题。因为定义和解释是语言的范畴,只是一种语言的单向逻辑,它解决不了语言之外的问题。意义是终极解释,而「美」不存在语言上的终极解释。那些过于倚重范畴的问题、容易变成文字游戏的「终极」问题,我实在驾驭不来,还是少碰为好。

怎样识别好问题呢?一个思路是用归纳法,去搜集各种各样的问题,选出好的,然后总结出特征。

好问题的特征

00 先凭自己的经验和直觉,尝试总结好问题的特征:

  • 描述清晰
  • 不容易回答,值得 go deep,能激发更高、更抽象层级的思考
  • 指向有潜力的探索方向,牵引出有价值的回答,激发行动和带来改变
  • 开放式,没有唯一答案,不同背景经历的人可能会有迥异的答案
  • 或者是时代的大问题,或者是超越时空的普适性问题
  • 可能不会单独出现,而是一组相关问题

好问题的栗子

Edge 网站每年都会提出一个 Big question,激发知识界的集体思维碰撞,今年已经是第 19 年。作为好问题的参考再合适不过:

YEAR ANNUAL QUESTION
2017 What Scientific Term or Concept Ought To Be More Widely Known?
2016 What Do You Consider The Most Interesting Recent [Scientific] News? What Makes It Important?
2015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Machines That Think?
2014 What Scientific Idea Is Ready for Retirement?
2013 What Should We Be Worried about?
2012 What Is Your Favorite Deep, Elegant, or Beautiful Explanation?
2011 What Scientific Concept Would Improve Everybody’s Cognitive Toolkit?
2010 How Is the Internet Changing the Way You Think?
2009 What Will Change Everything?
2008 What Have You Changed Your Mind about? Why?
2007 What Are You Optimistic About?
2006 What Is Your Dangerous Idea?
2005 What Do You Believe Is True Even Though You Cannot Prove It?
2004 What’s Your Law?
2003 What Are the Pressing Scientific Issues for the Nation and the World, and What Is Your Advice on How I Can Begin to Deal With Them?
2002 What Is Your Question? … Why?
2001 What Questions Have Disappeared? What Now?
2000 What Is Today’s Most Important Unreported Story?
1999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Invention in the Past Two Thousand Years
1998 What Questions Are You Asking Yourself?

在「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一书中,作者提出了很多关于教育的好问题。他倡导多提出「有生命力的问题」。

哲学家威廉·詹姆斯在「The Will to Believe」一文中,区分了「有生命力的假设」与「无生命力的假设」。有生命力的假设,指一个人在对自己而言具有真实性的问题中所发现的、值得尝试的各种可能性。

「有生命力的问题」与之类似,指能够为对话提供焦点和重要意义的一些探究性主题。教育者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引导:

  • 提供中心线索,包含一系列广泛的探究主题,学习者可以对此进行长时间的探究。
  • 围绕着大概念而非答案来组织教学。比如:植物不同于动物,它们没有感觉系统,植物的各个部分怎么「知道」应该往哪里生长呢?
  • 提出增殖性问题,让学习者积累一定经验后继续提出相应问题。比如:

    • New Middle East 有可能实现吗?(地理)
    • 人类基因组计划:是福是祸?(生物)
    • 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那一代人为何在 20 年内又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
    • 人为什么要结婚?(社会学和人类学)
    • 什么是爱?(社会学、生物学、心理学和历史学)
    • 奥运会是否改善了我们的价值观?(跨学科)
  • 找到问题的焦点。从提供一个问题的焦点开始:提供一个主题、题目或者对象,具有真实性和启发性。

解决问题天生伴随着「提出问题」或「发现问题」。这一步教育的缺失,还是得靠自己来弥补。

关于什么是好问题,你有什么想跟大家分享的吗?欢迎留言。

如何让好问题成为指引

普利策奖得主、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Isidor Rabi 说,大部分目前在孩子放学回家后都会问一句:「你今天学到什么了吗?」但他的妈妈当年问的是:

你今天有没有提出一个好问题?

提问大概跟学习任何技能都一样,需要大量练习。如果能提出 100 个问题,总能选出最好的 10 个吧?多提问,常常反思是否提出了好的问题,提问这门「手艺」也会精湛起来。

提出问题仅仅是第一步,我们的目的是让问题真正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

筛选问题

当我们试着列出一些问题,很快就会发现,这些问题的层次差别很大。

有的思考几分钟就能有大概的思路,有的可能穷极一生也给不出满意的答案。00 暂时以输出为目标,用问题思考周期粗暴地替代问题的复杂度/深度,将问题分成用 周/月/年 时间来思考的不同类型。

比如「编程思维有什么特点?可以如何改善生活?」可能需要至少一个月来思考和实践。

那么可以把平时收集的问题列表,标记上「周」或者「月」(如果可以作为年度主题就另外考虑了),如果以月为单位,看看能不能拆分为几个以周为单位的小问题,排出优先级,一周一个。

大哉问系列打算聚焦在这样的问题:

  • 思考和实践周期在 一周 ~ 五年 的问题
  • 对知识体系、立场、思考本身有迭代作用
  • 个人已有相关困惑和经验积累,待梳理总结
  • 可以启发近期的行动

琢磨

筛选好问题之后才是关键的一步。除了大块的工作时间之外,把问题作为最高优先级的事项:频繁加载问题到脑子中,让注意力尽量聚焦,围绕问题去收集信息、展开思路、建立连接、形成观点,等等。

怎样做到频繁加载问题呢?现在注意力实在太涣散了。我们可以尝试设定一些 Triggers:

IF THEN
周日午/晚饭后 挑选下周的问题,写在卡片上
出门/通勤 带上问题卡片,写下思路
跑步/散步 热身时加载问题,变跑边整理思路,回来写下笔记
周六 整理成文

(注:跑步和散步对我特别有效,可能不适合大部分人)

输出

如果没有输出,等于没有思考过。

思考得再深入,也需要反馈。于是必需将思考做阶段性整理和输出,用来评估自己对问题的理解程度,收集大家的反馈,如果能有观点的碰撞就更好了。

用于收集反馈和评估的问题:

  • 这个问题是否激发了比较深度的思考?
  • 思考、实践过程中我有哪些新收获?
  • 如何转化为观念和行动上的改变?
  • 发现了哪些待探索和深入的领域?
  • 输出过程中遇到哪些问题?
  • 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问题?
  • 其他人有什么思路?

最后

Judge a man by his questions rather than by his answers. ― Voltaire 伏尔泰

HackYourself 大哉问系列启动,欢迎提出你的好问题~

Ref

kidult00 wechat
扫码关注 00 的公众号
支持原创,五毛钱不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