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s Adventure

读书笔记-情感化设计[1]

情感化设计》是Norman的力作,对于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且不做设计的民工,应该先去看看Norman的《设计心理学》。估计看完后者再看前者,会有更深入的理解。

1. “美观的物品更好用”

这是一句不那么好理解的大白话——一眼看过去好像没有办法反驳,但是一下子又想不清楚为什么。Norman用了一章来解读。

“正面的情绪对学习、好奇心和创造性思维都很关键。”

“人在焦虑时,思路变窄,仅集中于与问题直接相关的方面,甚至会重复操作。美观的物品使人更容易找到问题的答案。”

人的情感、行为和认知是相互影响的,上面的两句话这应该是心理学领域一个很直白的观点吧,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新鲜的发现。过去的一些疑惑似乎迎刃而解:我不是一个思维活跃的人,至少不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人,我的数学一直很差,竞技类的比赛我临场发挥总是不太好,等等,但这些似乎不是因为我智商太低造成的,那是其他什么原因吗?现在看来,倒是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很容易焦虑,面对问题时,仅集中于与问题直接相关的方面,所以总是找不到巧妙的解法,想不出天花乱坠的创意,在比赛场上总害怕失误。我甚至觉得心理学家有必要做这么一个研究:人的焦虑程度跟数学(或其他需要创造力的学科)成绩是否相关…… 但是,我在网络上会比其他场合思维更发散一些,可能这就是我成为挨踢民工的动力之一:互联网能缓解焦虑(不过信息焦虑绝对是增加了),感觉轻松自在。

“负面情绪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在问题的细节方面。正面情绪更容易让人注意整体而非局部。”这个结论很有用。不过,反之是否也成立?多注意整体而不是拘泥于细节是否更容易产生正面情绪?想起前几天看的一篇文章:幸运是一种很容易习得的技能,个性测验揭示不幸的人通常比幸运的人紧张,研究已经表明,焦虑会分散人们注意意外事情的能力,其实跟Norman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另一个角度想,容易紧张的人会不会更加喜欢美观的东西或更注重审美?因为这是他们减轻焦虑的一个好方法。喜欢美观的东西–减少焦虑–更富创造力–审美能力提高–喜欢美观的东西……这似乎是一个正循环。很多艺术家都有mental problem,是不是也跟这个有关?

2. 对产品和设计的启发

扯了半天,回到产品和设计上来。产品设计的易用、视觉设计的美观,肯定都是对用户的体验有很大帮助的。如果是一个复杂的界面,广告、文字链满天乱飞,导航入口到处都是,只能让人在注意力支离破碎之余,产生焦虑和负面情绪,让本来就不佳的体验雪上加霜。并不是说应该把功能和内容隐藏起来,而是在没有十足把握时,更应该考虑如何做减法,而不是加法,因为“过犹不及”,想一口塞成胖子的后果,很可能就是什么都没吃进去,活活饿死。

从微观一点的层面来说,产品可利用负面情感例如适当的焦虑,令使用者注意眼前的任务。如何从正面情绪转换为负面情绪?我们常用的做法有红色、感叹号、对话框以外反白等等。

3. 大脑加工的三种水平

本能的-visceral level,自动的预先设置层

行为的-behavioral level,支配日常行为脑活动

反思的-reflective level,脑思考的部分

这是全书的核心观点的基础。从上至下是知觉驱动,从下至上是思维驱动。作者举了过山车的例子,坐过山车本身是会引起对害怕的本能感觉,但是过后又会因为是一种冒险刺激行为而感觉良好,还可以作为吹嘘的资本,这就是本能水平的焦虑 vs 反思水平的快乐。

4. 产品的功能、性能和可用性

这几个概念很重要,了解它们的差别更重要。

功能:能做什么

性能:能多好的完成要实现的功能

可用性:使用者理解它如何工作和如何使它完成工作的容易程度

在平时的产品策划和设计中,我们其实对三个方面都很重视,但是常常混为一谈。一个好的功能可能因为可用性差而导致性能低。举个不知道恰不恰当的例子,在网易邮箱里面,邮箱搬家是一个好的功能,但是对很多用户来说,这是一个理解和使用门槛相对较高的功能,如果本身做不到“产品智能,界面傻瓜”(也就是可用性强)的话,是很难快速方便地完成”收取/管理其他邮箱”这个任务的,于是性能就不好。

当我们反思一个不成功的产品/服务时,可能首先要想清楚,到底是功能并不是目标人群需要的呢,还是性能方面可以优化,还是因为存在可用性的瓶颈,使得它的作用没有得到发挥,等等。如果是功能问题,是不是用研、产品规划和策划没有做好;如果是可用性问题,是不是交互、视觉、文案没有做好;如果是性能差,是不是除了策划和设计外,技术和开发也有问题。Norman也总结道,“产品必须是吸引人的,令人快乐和有趣的,有效的可理解的”。

[中场休息] ^^

相关链接: 读书笔记-情感化设计[2]

kidult00 wechat
扫码关注 00 的公众号
支持原创,五毛钱不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