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s Adventure

17° 读书会笔记[6] - 设计的准则

17° 读书会第 6 本书:设计的准则

阅读时间:2017-03-19 ~ 2017-03-25

这本小书不是要扼杀创造力,也不是要将其简化为一堆原则,它并非妨碍好设计发生的方程式,而是希望制止对设计专业复杂性缺乏了解的状况。大脑应该负责运用合适的方程式去实现预期的结果。

读前问题

  • 设计中的「准则」起到什么作用?
  • 作者认为无形因素和有形因素如何怎样影响设计?
  • 设计的语义、句法和语用分别指什么?
  • 哪些准则对我的启发最大?

读后思考

马西莫·维涅里(Massimo Vignelli,1931—2014)是意大利国宝级设计师,现代主义设计的开拓中坚,二十世纪下半叶视觉传达发展进程中具有深远影响的人物之一。他的设计领域涵盖了包装、产品、家具、展示设计到公共标识。

1966年,维涅里同其他设计师共同创办了 Unimark International,这家设计所很快便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设计公司之一,并为众多世界知名企业设计了身份标识,如美国航空、美国布鲁明代尔百货公司、福特、IBM等。这一时期,维涅里最著名的设计作品是纽约地铁线路图。1971年,维涅里离开 Unimark,与妻子莱拉一起在纽约创办了维涅里设计事务所,被视为设计界的全能常青树。

这本书提供了对平面设计中「标准」的思考,有助于更好地理解版式设计的基本原理。

设计是一种规则,是带有其自身规定法则的创造性的过程,围绕其目标,以最直接且最具有表现力的方式控制着结果的统一性。

跟前面几本书一样,维涅里也提出了他对设计的定义。Paul Rand 认为设计是处理关系,原研哉认为设计是对生活意义的表达,Papanek 认为设计是为了达成有意义的秩序而进行的有意识而又富于直觉的努力。维涅里的定义更加带有「原教旨主义」的意味,认为设计是创造(严肃的)规则。

规则是一组自我设定的准则,规范着我们的实践。混乱、复杂的设计揭露同样混乱、复杂的头脑。

维涅里将设计作品中凝练的规律视为最高准绳,厌恶多余、粗鄙、杂质、混乱。他认为设计如果没有规则,将是混乱的,是一种没有责任心的活动,这就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吧~

准则反应了设计师在长期的设计实践中,对「如何做出更好的设计」的种种试验和反思:哪些问题重复出现?哪些因素影响效果?哪些做法总是奏效?当设计师在「经验」和「理想的设计效果」中建立起强关联,就会将「经验」升级为「准则」。

维涅里把设计的准则分成无形因素和有形因素。

无形因素 作用
语义学 设计追寻意义。全方位多角度地理解设计主体,并且在设计主体与发送端和接收端之间,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建立联系。
句法学 在遣词造句和设计语言表达中控制语法的正确使用的准则。
语用学 设计所传达的意义应该被理解
规则 规则是一组自我设定的准则,规范着我们的实践。
适度性 在适当的范围内进行探索,指导我们选择正确的媒介、正确的材料、正确的比例、正确的表达方式和色彩与肌理
模糊性 多元,物体以不同方式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历史、理论与批评 从时代-运动-表现方式-设计师-设计作品中寻找「为什么」和洞察
现代主义 对于生产过程以及产品最终目的的认识,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反应
设计为一 设计的规则是唯一的,可以被运用于许多不同的设计主题中,它高于并超越任何风格
视觉的力量 就一件设计作品而言,至关重要的是它应该充满了视觉张力,并以其独特的呈现来实现设计意图
智慧的优雅 引导我们走向一切创造性活动最佳解决方案的线索,是思维的终极目标
永恒性 探索客观价值,不追逐潮流,以恰当的方式反映内容
责任感 设计的结果应该能够独立存在,并且无需借口、解释、致歉
光塑造了一切「表现」
任意性 为了追求自由,以任意性抵制规则是错误的,而自由是有条件与界限的,反之则是混沌、任性、朝生暮死与肤浅的
语境 设计与被设计对象的终结目标之间的相互关系
影响 “影响”以深入且形成性的方式作用于思维,而“灵感”则偏向具有朝生暮死的本质
营销 获得市场成功需要愿景、勇气与决心,而不是市场调研与焦点族群的掣肘,好设计需要勇气

在有形因素部分,维涅里仔细阐述了平面设计和版式设计中的一些黄金规则,包括书籍网格的使用、字体尺寸、色彩、装订等等。他极力主张简化设计元素的复杂性,通过少量的样式传达出意义、平衡、优雅。

在人人喧嚣当中,沉默反而是会被关注的。空白空间提供了宁静——那就是我们版式设计的精髓。

相比无形部分,有形部分的规则多少让人觉得枯燥而没有新意。正是这种近似刻板的准则,让我们感受到维涅里对设计的「混乱」充满担忧。他将「随意」导致的复杂和混乱作为设计的大敌,热爱那些大道至简的底层规律。

对于「规则」,受限于历史、环境、载体、目的等,规则可能不再适用。但是对「什么是优雅的设计」规律的追求,所有设计师都应该永不停歇。

最后,用书中最后一段话作为结尾:

我爱系统,而藐视偶然的巧合。

我爱模糊性,因为在我看来模糊性意味着多重的含义;我爱矛盾,因为它使事物保持发展,能避免预设某种僵化的含义,也避免停滞与压迫。

正如同我爱处于变化中的事物那样,我也乐于看它们存在于一个参照系之中——这种关照方式始终如一地保证了我自始至终是负责每一处细节的那个人。

我爱设计,这就是原因。

kidult00 wechat
扫码关注 00 的公众号
支持原创,五毛钱不嫌少~